起源地-起源地官方网站

罗杨:总把新桃换旧符

2021-1-21 11:18| 发布者: 起源地信息中心

摘要: #罗杨书法#罗杨书法“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千百年来,每逢新春将临之际,中国人家家户户都会贴上红红火火的春联。这即是一项传承久远的民间习俗,也是一种历久弥新的社会风尚。春联反映着人民大众的风 ...

#罗杨书法#

罗杨:总把新桃换旧符

罗杨书法

“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千百年来,每逢新春将临之际,中国人家家户户都会贴上红红火火的春联。这即是一项传承久远的民间习俗,也是一种历久弥新的社会风尚。春联反映着人民大众的风俗和信仰,增添着节日的喜庆气氛,寄予着人们对新年里美好生活的期盼。

传统节日是一个民族的文化生日。民谚有“百节年为首”之说,在春节这个华夏儿女最为看重的传统节日,写春联贴春联成为一项必不可少的民俗文化仪式。

写春联贴春联是中国独有的文化传统,堪称国粹。其格律的严谨、寓意的深邃、形式的优美,彰显着中华民族文化底蕴的博大精深,洋溢着我们这个民族对美好愿景、幸福生活的不懈追求;对高天厚土、衣食父母虔诚的感恩和敬畏;对国泰民安、家庭团圆永恒的企盼;折射出中国老百姓最为质朴的价值观念。

春联起源于“桃符”,其渊源可追溯到战国时期,那时每逢过年,人们会用两块桃木板刻上神话中“神荼”和“郁垒”两位神将的像,挂在门旁,以驱鬼僻邪。而春联正是在桃符的基础上慢慢演变发展起来的。

据说五代时的后蜀国君孟昶在公元964年岁尾的除夕,让一个叫辛寅逊的学士在桃木板上写了两句话,作为桃符挂在他的寝宫的门框上,内容是“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通常认为这是最早的联句。

楹联的核心与精髓是词语对仗和声律协调。因此,对撰写春联的规范要求包括:字句对等、词性对品、结构对应、节律对拍、平仄对立、形对意联。此外,上联要以仄声字为结尾,下联以平声字为收尾;而要避忌的则是所谓的“合掌”,即语义重复,浪费笔墨,以及不规则重字、尾三平等。当然,春联即是文人文学,也是民间文学,即是雅文学,也是俗文学。因此,形式虽然重要,但并非最重要,更重要的是春联之上所附着的内容与内涵,那才是中国春联最为重要的精神与灵魂。

春联作为春节中一个民俗文化的符号化象征,在当下“年味越来越淡”的社会语境下,正渐渐失去了它原有的文化土壤,能撰联的人越来越少,会写毛笔字的人也越来越少,因此传统手写的春联也面临着传承的危机,现今很多家庭都采用印刷品的春联。造成了人们仅仅是把代表美好祝福的词句张贴起来,流于概念上的形式化,缺少了传统中的仪式感,更谈不上去注重这背后代表的文化内涵和意义。不仅春联文化的传承发扬受到了制约,人们的艺术才华和想象力也受到了约束。

对联是汉字语言文学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如果没有对联这种特殊的文学形式,书法艺术宝库中的蕴藏也就不会如此丰彩多姿;书法是春联的最佳最美的表现样式,春联与书法是两朵独特的民族文化之花,是珠联璧合、相映生辉的艺术瑰宝。写春联即是民族凝聚力的维系,也是作为中国人对自己民族传统文化的张扬。

“诗家清景在新春”,在鼠年即去牛年到来之际,正是联家、书家,拿起手中之笔,“新吟便是有声画”的好时节。行动起来撰写和书写出雅俗共赏能受大众喜爱的春联,告别“实‘鼠’不易”的庚子,迎接“‘牛’转乾坤”的辛丑。最美的春联,必然是“我手写我心”的联句。自己的书法、自选或自拟的春联内容,更能折射出自身文化的内涵,也更能在春联的意蕴中,体现出个人或家庭独具魅力的精神向往与价值追求。

“千红万紫安排著,只待新雷第一声。”希望看到有更多的楹联艺术家、书法家以及爱好书法和传统文化的朋友们,写出具有翰墨飘香、传统功力和当代精神的警句佳联,让人们从春联中品味到中国人活泼昂扬的文化气韵,体味出来自历史底蕴和传统文化的绵绵馨香。

“人间岁换,天地回春”,让我们在妙笔生花、自出机杼、吉祥祝福的春联中,走进充满美好憧憬和幸福希望的春天。

罗杨:总把新桃换旧符

作者:罗杨

文化学者、博士生导师。

中央文史馆特约研究员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

中国文联第八、九届主席团委员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中国书法家协会中直分会副会长

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副会长。

曾任中国文联办公厅主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出版有《中国传统文化速读丛书》《警世格言.传统文化名言》《中国历代帝王陵》《守望乡愁》《守望中国节》《守望古村落》《罗杨书法作品集》《罗杨摄影作品集》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