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地-起源地官方网站

打捞西部古村落的文化乡愁

2020-6-20 17:57| 发布者: 起源地信息中心

摘要: 泸州,“凭两江舟楫之利,扼川滇黔渝要冲”,一个有着“风过泸州带酒香”的醉人风情,千百年来令许多人魂牵梦绕所向往的地方。 “城下人家水上城,酒楼红处一江明”,这是古人诗中的泸州;从“春秋巴子国地、先秦 ...

       泸州,“凭两江舟楫之利,扼川滇黔渝要冲”,一个有着“风过泸州带酒香”的醉人风情,千百年来令许多人魂牵梦绕所向往的地方。

       “城下人家水上城,酒楼红处一江明”,这是古人诗中的泸州;从“春秋巴子国地、先秦古县”,到如今的交通要道大西南社会经济发展崛起的明珠,这是今天泸州人眼中的泸州;而《泸州十个古村落的根脉》为我们展现出的是一个从乡愁里走来的泸州。

       何处是泸州?何以识泸州?泸州的历史何在?泸州的文脉何在?泸州的源流在哪里?泸州的乡愁从何来?无疑,《泸州十个古村落的根脉》为我们推开的是一扇通往泸州历史深处和文化之根的窗。由此,我们可以清晰的洞悉泸州的地域性格和文化特色以及人文风貌和风土民情,了解历史的泸州从哪里来,今天的泸州立于哪方,未来的泸州向哪里去。

       乡愁是什么?就是你离开了这个地方会不断想念的这个地方。的确,乡愁是一种家乡味道、是一种故土情结、是一种精神依托。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或淡或浓的乡愁,扎根在灵魂深处,久久挥之不去。故乡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会勾起我们万般情丝,让我们“此愁无计可消除”。在这个喧嚣的时代,人们对乡愁的渴望或追寻,超越了以往任何一个时期。泸州的每一座村落在经历了时代沧桑的嬗变后,更加牵动着泸州人的乡愁。我想,做好泸州古村落的立档工作是每一个泸州人和泸州游子的乡愁所系和心之所愿。  

       说一千道一万,归根结底,乡愁是一种情感,只不过这是一种需要载体的情感。这种载体可以是具象的景物,比如错落有致的民居、古朴典雅的街巷、清澈见底的溪流,甚至可以是故乡的缕缕炊烟、朵朵白云。这种载体也可以是淳朴的民风,比如邻里间亲如家人的相互关照、年节时的互致问候、独特的民俗、民间手工艺、散发乡土气息的民俗表演等。正是依托这些独具原生态风格的载体,乡愁愈发显得迷人并透出浓浓的文化味。也就是说,乡愁既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存在 ,又有看不见摸不着的非物质属性。

       古村落正是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综合体。作为文化遗产的古村落,有着特定的历史价值,认知价值、科学价值和生活价值。保护好村落文化遗产就是保持文化的独特性和文化的多样性。而在当代中国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许多盛放着乡愁的古村落日渐灰飞烟灭,悄然不在,那些曾经的农耕家园,迷人的缈缈炊烟……正在快速的消失和同化,只留下乡愁在记忆里横淌。任何一个古村落记忆的消逝都会造成地方文化传承的断裂,导致子孙后代寻根无着。为此,2015年在四川省民协的统一部署和支持下,泸州市民协启动了传统村落的立档调查工作,以记录历史、传承文脉、弘扬文化、彰显文明为宗旨,实现把传统村落这本“无字的书变成有字的书”,把那些看得见的村落遗产全面完整的记录下来,把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无形的遗产,变成有声有图、可读可阅的档案资料和可庚续传承的遗产。

       杜甫有诗:“忆过泸戎摘荔枝,青枫隐映石逶迤。”泸州的古村落几乎囊括了大西南地域的所有特点:地貌雄奇、风景秀丽、物产丰饶、崇文重教、人杰地灵。可以说泸州村落的历史文脉和传说故事所连接着的是一部中国古代文化史,在每一个村落的皱折里都有着对西南文化的最好诠释,都蕴藏着中华文明的基因和密码。和全国的村落一样,泸州的古村落兴盛于农耕文明,凝结着历史的记忆,是华夏地域文明的独特象征。虽然由于区域和民族的不同,古村落呈现出在形态、结构和风情上的差异,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泸州这些千姿百态的古村落都具有独特的文化内涵和历史价值,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承载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精气神。是一部中华农耕文明历史文化宝典的精彩篇章。

       “峡深藏虎豹,谷暗隐樵渔。”(宋.汪元量《泸州》)泸州的古村落大多散落在贫困山区,深山峡谷,交通不便,泸州民协的同行们在实施这项工作时克服了诸多的实际困难。泸州民协主席黄吉荣告诉我,他们在完成这项工作中经常是冒酷暑、顶严寒、攀悬崖、穿密林,常常风餐露宿忍饥饿,工作中不仅险象环生甚至还会遇到生命的危险。而泸州的民间文艺工作者们正是在复杂的地理环境中,困难的条件下完成的这项光荣且神圣的使命。省民协孟燕主席告诉我,泸州市的“立档调查”工作一直走在全省的前列,其实在全国的这项工程中泸州也属于名列前茅。

       “复作泸州去,轻舟疾复徐”,泸州的村落是悠久而神秘的,是雄强和灵秀的。作为中华民族村落遗产的重要一部分,泸州古村落的生长与消停、繁华与荒芜,始终与国家民族的文明进程为一体,其间多少传薪、多少相守、多少歧义、多少蜕变、多少新生、多少希冀、多少乡愁……,读懂了泸州的村落,就能读懂泸州的文化性格,触摸到泸州的历史根脉,从而去读懂中华文化的共性基因和个性表达。古村落立档的核心是文化的记忆,当然包括物质的文化和非物质的文化,泸州古村落的立档调查工程所取得的成果,不仅仅是民间文艺家们搜集整理的泸州古村落的“文献库”和“数据库”;而且是一座档案文献遗产的“记忆库”和“百科全书”。它不仅是泸州的,也是国家和民族的。

       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泸州十个古村落的根脉》,值得我们在期待和守望的同时向泸州的民间文艺工作者表示钦佩和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