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地-起源地官方网站

罗杨:别让创新伤害了书法—-自然和文化遗产日联想

2020-6-15 08:56| 发布者: 起源地信息中心

摘要: 今天是我国的第15个自然和文化遗产日,自然想到2009年中国书法被联合国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原真性”是非遗保护的基本初衷。没有历史传承和传统基因延续的书法,不能叫做遗产。当书法 ...
罗杨:别让创新伤害了书法—-自然和文化遗产日联想

今天是我国的第15个自然和文化遗产日,自然想到2009年中国书法被联合国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原真性”是非遗保护的基本初衷。没有历史传承和传统基因延续的书法,不能叫做遗产。当书法成为遗产,它的艺术形式必须是从传统中走来,他的文化基因也不能被改变。比如古人创造的真草篆隶等诸书体是必需传承且不能被改变的,“永字八法”的书写技法也是不能被改变的。所以作为遗产的书法必须得是按照古人所规定的方法,用毛笔在宣纸上所书写的具有审美趣味的汉字方可被认为是具有原真性的书法。

生物学上的原癌基因相当于创新基因,抑癌基因则是抑制变化的基因。过度的创新造就了过度的自由泛滥,过度的自由泛滥极有可能使得书法的发展方向和愿景发生癌变和偏离,导致书法走向死亡。

因此,书法的创新不能脱离传统,那种一味的刻意地创新、为创新而创新,以标新立异,哗众取宠为噱头的创新,不仅瓦解了书法的根基,背离了书法的传统,也走错了创新的方向。单纯地追求形式上的异化和创新,是对书法本体的脱离,可能咋一看会热闹新奇与众不同,而实际上是投机取巧有违常识。

“书法者,书而有法之谓,故笔落纸上,即入“法”中,动静皆能含法为上乘”(欧阳询《用笔论》)。放在当下中国书法的语境中,背离了传统与法度,过度的提倡创新就等于提倡了混饨、无序与违反书法发展的自然规律,使本该出现的艺术进步蜕变为艺术的灾难,把本属宁静的书法空气搅得乌烟瘴气。

中国的书法的“法度”之所以具有至高无上的准则意义和被受尊崇,是因为在几千年的相传中,“法度”不仅已作为传习的依据,也积淀成了权衡和品评书法艺术成就的标尺和依据。

古人在《书学》中有言:“惟书法无古无今”。书法作为遗产和传统文化自有独特的审美约束,书法没有新旧与古今之分,而是以艺术境界的高低而论。在书法上“新”与“旧”是一个由历史走来的不断变化的过程,而美才是永恒的概念,一千多年前的《兰亭序》今天仍在给我们带来审美的惊喜和愉悦,那些所有刻意的求新者未必能长久。可以断言:没有法度的作品都不是作品,除了废品就是神品,而王羲之之后尚未见神品。

书法家的艺术风格和身上的时代性会自然与前人拉开距离,这种艺术的时代风貌是自然而然地流露和体现出来的,而不是刻意的追求所能达到的,书法家在继承前人书写的状态下创作,会不断发现彰显自我的特点和风格,从而自然会折射出时代的风貌和精神。

书法的时代风貌,应该是这个时代的书家共同表达出的一种艺术精神,而非个人的创造,而个人也无法摆脱这个所处时代的风尚,这个时代的书家必然会带着这样一种时代的风貌和精神。或许百年之后,当人们回望这个时代的书法时,一个时代的书法风貌便会昭然若揭。比如,我们说的“魏晋风度”抑或“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明尚态”,不正是不同时代的风貌体现吗。

书法只有原汁原味的传承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而创新只是书法发展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传承是贯穿书法薪火相传的发展中不可或缺的核心。

子曰:“吾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知者也。”孔子说的是:“我不是生来就有知识的人,而是爱好古代的东西,勤奋敏捷地去求得知识的人”,我想学习书法就应该有这样一种认识和态度。

鲁迅在评价李白和杜甫时说过一句话:“我以为一切好诗,到唐已被做完,此后倘非能翻出如来掌心之齐天大圣,大可不必动手”,他认为后世诗人永远无法达到唐诗那样的水平了。同理,书法的高峰就是“二王、苏黄”,对今天的书法而言:继承就是创新,全面继承就是最好的创新。

罗杨:别让创新伤害了书法—-自然和文化遗产日联想

作者:罗杨

文化学者、博士生导师。

中央文史馆特约研究员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顾问

中国文联第八、九届主席团委员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中国书法家协会中直分会副会长

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副会长。

曾任中国文联办公厅主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出版有《中国传统文化速读丛书》《警世格言.传统文化名言》《中国历代帝王陵》《守望乡愁》《守望中国节》《守望古村落》《罗杨书法作品集》《罗杨摄影作品集》等。

来源:时报网

返回顶部